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周淑仪?幽幽宫门深几许(全文终)第三章 檐下珠雨洗清秋

2018-11-12 13:27 出处:LiLi 人气: 评论(0

第三章 檐下珠雨洗清秋

连着几日,我都让婼水去偷偷探访,只盼能取得父亲入宫觐见的音讯。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那日午后,婼水灰溜溜的跑来通告我父亲正在上书房与皇帝谈判国事。我略略想一想,对婼水道:“还是由我亲身去吧。北京最牛钉子户。”

婼水连连点头道:“小姐,这可不合宫规,若是被人发现,岂不获罪?”

我对峙道:“你去我总是不释怀,何况我亦许久未见父亲,自有一番体己话要说。”

婼水道:“那奴婢陪小姐一同前去,路上也好有个顾问。”

我一边拆下发髻上的珠环金钗,一边道:“两人前去更是显眼招人狐疑,安东尼62分。我只扮成普及宫女,旁人不会预防。”

婼水见我如此对峙,只好作罢,学习短尾信天翁。于是为我挽了寻常宫女的双平髻,发间只装饰一支累丝珠钗,别了两朵小小的浅粉丝绒绢花,再无其他装饰。我对着镜子左右顾盼,一袭碎花粉色宫服恰如其分地贴合着窈窕身段,只觉更显清丽秀气。

眼下已近酉时,我思念宫门下匙便急急赶去,彼时天际乌云含雨重,正密密压着宫宇檐角,挡着日光拨不开。沿着朱红宫墙一路走,绕过御花园便是皇帝日常起居的凌云殿。偶有内监宫女经过,我只躲得远远的,将头低低埋着,恨不能钻进地底。我知上书房在凌云殿邻近,可凌云殿左右各有数间小阁偏殿,一时要寻却也没了方向。而且除了随侍的内监、宫女、护卫,闲杂人等同等不得入内,于是更是心焦万分。

正在踌躇犹豫间,忽见远处走来一列侍卫,各个持着凛凛佩刀列队巡查,吓得我急忙缩首,你看几许。随意挑了一间阁间便躲闪进去,待那扇宫门悄悄合上,我的心跳几乎快要扑到嗓眼口。

慢慢回首,才发现进的是一间灼烁的宫室,偌大的案几摆在房间的正中,案上搁着笔墨纸砚和几堆山似的书。房间的西面摆了一面的八宝格,上头装饰的尽是青花缠枝瓷器与珐琅掐丝古瓶。

我只从门缝里探看,准备待侍卫一走便摆脱,谁知面前果然有人声传来:“是何人?”

我一惊,连忙捂住几欲呼出的惊声,转身回看,竟又见到了那日眉宇清朗的外子。此时他正立在我身后不敷一尺之处,眼神炯然。他身着一袭靛蓝色江涛云纹便服,玄色的袖口绣着碧波潮水纹饰,头戴金冠,更是显得温柔诚实、清爽俊逸。

我稍稍放下心来,道:“原来是你。”转念一想又不对,不由警卫起来,问:“阁下怎会在此处?”

他一眼便认出我来,看看古龙笔下十大枭雄。眼神高低详察我一番,含笑道:“正……正好本日当差,你如何这番粉饰?”

我垂首看自身的宫服,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烫,穷困道:“千万不可对别人说,否则我可要惹上大祸了。”

他若有所思道:“哦?说来听听。”

我咬着下唇,观望着不肯说,他竟箭眉轻扬吓唬道:清秋。“不说我可要唤人来了。”说着便想扬声叫人。

我忙道:“别别别,我说就是了。我……我是中书省中书令林云毅的嫡女,只是听闻母亲在家中染了重病多日未愈,我思念母亲身体,但却无法回家探望。本日父亲被召进宫中谈判国事,可是非召无法与父亲相见,我思母心切才出此下策。”我谨小慎微看他一眼,陆续道:“我本筹划在御书房门口等父亲,只问几句母亲境况,不想在里头差点撞见一班侍卫,心急之下才误入此处。”

他看着我,语气却是善良:“这可是欺君罔上之罪。”

我心里何尝不知,学会祥林嫂原文。若是此人传布进来,万一被皇上知道了以为是后宫干政,那可是要牵连父亲获罪的大祸。心里飞过一万种可能,纷扰的思绪如同千缕丝万张网,纠缠不散,眼里盈着的半滴泪几欲要落上去,我缓慢看他一眼怯怯答道:“我知道。”

他见我楚楚,眼底已是不忍,遂安抚道:“释怀,我不会同别人说。前几日你手上的伤如何了?”

我见他不再提擅闯之事,不由松了一语气,遂答道:“多谢,已是痊可了。”

正言语间,渐闻门外有大雨瓢泼之声,顺着窗外望去,只见里头急雨潇潇,如撒下银珠有数,噼啪打在屋檐似玉珠落盘,四下弹开。我口中“哎呀”一声只觉不好,进去着急果然忘却打伞,这下可越发回不去了。他见状,dnf封印的魔罐。竟暗暗一哂,我顿觉难堪干脆不再言语,只是在他身边观这檐下的一帘珠雨纷繁。一段幽静凝在我与他之间,将时间编织如绸,寸寸秋水静。

不知何时,门外走近一个内监,隔着门轻喊道:“皇上,户部侍郎姚小孩儿求见……”

我讶异得直欲咬掉自身的舌头,他是皇上?他居然是皇上!

我羞赧得无处遁形,只盈盈拜下,道:听听周淑仪。“嫔妾御前失仪,请皇上降罪。”

他悄悄颔首,却无责难语气,只善良道:“以来可不许这样胡闹了。”又扬声对门外道:“让他在偏殿等着。”

我脸红的如方饮下一壶烈酒,直烧到了脖子深处。他见我双颐酡红,亦不由得怔了怔,很久方柔声道:“你父亲仍旧出宫了,现有外臣在未便,朕遣撵轿送你回去。”

我依宫规福了福,道:“谢皇上恩典。”便退了进来。

脑海里嗡嗡的一片懵然,自身如何回的宫已是不知,只记得坐在内阁内行仍是凉的。婼水见我坐撵轿回来已是大惊,看我嘴唇都逐步发白更是失措,连连问我:“出什么事了小姐?见着老爷没?”

我摇点头,只是默然无声。

第二日,我取得宫中音讯,皇帝亲降御旨赐了御医去林府为中书令夫人侍疾,听说檐下珠雨洗清秋。这是宫中史无前例的恩典。莫名的,在这微凉的深宫初秋,心里涌上一丝暖意。

十月三十是太后的五十大寿,这天万里晴空,秋高气爽。

一早,皇后便领着众宫嫔至太后的宫殿请安祷祝,送上各自的贺礼。我亲身择了从林府带来的金制宝冠瓶,放入紫檀木的大匣子中,携了音沐,看着幽幽宫门深几许(全文终)第三章。给太后献贺礼。金制宝冠瓶是当年太祖皇后的陪嫁之物,辗转犒赏至林府,金贵非常,也衬得上太后的五十大寿,不至于让旁人小觑了去。

到了早晨,皇上便在宫中大摆寿宴,不只宫中女眷为太后祝祷,连一些朝中重臣和皇亲国戚也被邀入其中,可谓是宫中绝后广阔吵闹的宴会。

我择了件桃赤色宫衣,挽了个朝仙髻,饰以缠丝镶珠金簪,插上点翠蝴蝶花钿,又在发尾上别一对千瓣银菊押发,虽不珠玉满头,倒也隆重得体。

兰熙宫与摆宴的聆韵阁并不很远,我便和绮缬两人慢慢而行。相比看淮滨县人民政府网。经过御花园时,便远远听见一群小太监们在湖边假山后议论着。

只闻一个声响道:“嘿,通告你们一件希奇事儿,今儿个太后寿宴还邀了个将军来。”

另一个有点老成的声响道:“这有啥好少见多怪的,洗清。早晨好几位朝中大臣们都会来呢。”

又是那个声响:“将军天然没有什么少见多怪的,怪的是这将军似乎是打了胜仗回来的呢。”

一个略微年老点的声响道:“哦?居然有这等事?那倒是怪没趣的,你说太后她老人家寿辰请个胜仗将军来做什么?”

那个老成的声响道:“这我们当奴仆的哪能知道……”

还未说完,这时远远的又跑来个小太监,我不知道檐下珠雨洗清秋。道:“你们还杵在这儿做什么,许公私有事儿找你们呐,即速去罢。”这样说着,那群人便散了。

绮缬见他们走远了,便自说自话道:“不知是哪位将军这么受着重。”

我闪过一丝疑惑,会是他么?旋即又摇了点头,如何可能,仍旧三年没了他的音讯,太后寿辰上的将军又如何会是他?这样想着,便到了聆韵阁。

此时,聆韵阁已是吵闹至极。此次太后的寿宴按着孔府宴来摆,幽幽。传说孔府宴的寿宴上名菜佳肴至极工致,餐具考究,排列细腻精密。菜肴称号也各有寓意,如“福寿绵长”、“寿惊鸭羡”、“龟龄鱼”等,制造精细,其“一品寿桃”是孔府寿宴中的第一珍肴。皇上对此极是挂心,更是将孔府宴上的种种做的一应俱全。

后宫佳丽每逢这样的喜庆日子,总是用尽浑身解数,将自身装扮得秀靥艳比花娇,粉腻酥融娇欲滴,好让皇上见了再也移不开眼。一想到皇上,我又记起了那日他那双明眸,不由脸上微红。

寿宴卯时才发端,但各宫的妃嫔都提早到了,若是比太后、皇上都到的晚,那便是不合法例了。于是众宫嫔人山人海地聚在一块儿,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

只闻见不远处的奴仆们唤:“艺妃娘娘祯祥。”

回首看去,只见艺妃和她宫里的昭婕妤一块儿来了,大衣哥近况。于是和其他宫嫔一同向艺妃、昭婕妤见礼问安。因着昭婕妤与艺妃同住,一向交好,也得了不少皇上的溺爱,固然只是婕妤,宫嫔对她也有几分瞻仰。

艺妃亦仔细妆扮过了,身着玫瑰紫丹凤芍药花纹宫裳,袖口边绣着缠枝花卉,高凤髻上饰以赤金花点翠步摇,又在另一边插了一对点翠风头步摇钗,襟前则别了枚红宝石镶金胸针,衬得她越发高明又带着浓浓的怒气。而在一旁的昭婕妤则穿了一身粉红立领梅花卷草纹宫裳,恭敬地站在艺妃身边对着问安的宫嫔们,一双杏眼却闪过一丝骄气与不屑。我轻轻抿抿嘴,心中暗自好笑,想起人们常道的话:两私人若是处得久了,气质性子上也会有几分相仿,昭婕妤和艺妃便是最好的例子了。

艺妃那双丹凤眼轻轻扫了下,旋即在我身上停留了转瞬。我一脸茫然,却又不能直视她的眼睛,那是十分不敬的,于是只得低下头。相比看檐下。

她曼步走至我面前,问道:“本宫的礼物妹妹可还可爱?”

绮缬站在我身边,以为艺妃是问她话,急忙道:“娘娘的礼物及其珍贵,嫔妾很是可爱。”

一旁的昭婕妤忍不住用丝绢捂口,嘲笑道:“这位妹妹,娘娘不是在问你话。”

绮缬听了,张春桥子女。脸上旋即青一阵紫一阵,讪讪地不知如何答话。

我见了,随即恭敬地福了福,道:“回娘娘的话,那礼十分厚重,是娘娘抬举嫔妾了。”

艺妃含了一丝不如何深切的笑意道:“抬不抬举妹妹日后便知道了,何必早早断言呢?”说完便转身携了昭婕妤走了。幽幽宫门深几许(全文终)第三章。

一旁的绮缬甚是不安,嘟哝着嘴瞧着我,我拉着她抚慰道:“左不过是件小事,妹妹别太放在心上,等会儿被他人瞧见了可不好。”绮缬点颔首,掩在我身后不再说话。

半柱香的功夫,太后、皇上、皇后便到了。这是进宫第一次见太后,我忍不住偷偷详察,太后穿了件寿字轮纹正红羽缎宫衣,头戴镂空点翠风头步摇,耳上坠着水滴红玛瑙耳坠,正携着皇上与之交谈。但是虽经了一番粉饰,仍能从太后脸上看到那胭脂水粉都笼罩不去的沧桑,比一般五十岁的妇人都要衰老些。坐到太后这个位置,必是资历许多微风大浪才具抵达的,后宫对女人来说,本就是一个花费青春、热中、单纯与生命的所在,犹如一片深渊,坠了上去便是永生永世都逃脱不开了。

皇上扶着太后走到高台上了座,方与皇后于太后的左左边坐下了。而艺妃、沅妃则坐在皇上的右侧。周淑仪,翎贵嫔,昭婕妤,玥容华,林遥焕。晴婉仪,陈嫔,殷嫔等便按着位份纪律,待到太后等皆入座适才坐下。

高台下的众嫔妃与大臣们纷繁举杯齐呼:“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恭祝太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太后坐于高台,雍容地抬手道:“诸位大臣、妃嫔不用多礼,本日是场家宴,民众不用顽固于礼数,自便即可。”于是民众依言坐了。因着是新晋的宫嫔,又不曾侍寝,所以只坐在远远的台下。

只闻得声乐声起,一班舞女飘然入内,当真是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放眼看去,高适的送别诗。个个均是豆蔻年华的少女,纯洁脱俗别有风情。因着年龄尚小,倒也占不了诸嫔妃的风头去。一曲《下里巴人》中,舞女们轻舞着绿色丝带,绣着兰花的袖子便这么悄悄滑落,显示羊脂玉般白净的手臂,她们随着音乐翩翩旋转,恰似一朵开得美极了的兰花。那轻巧的身姿,柔滑的摆动,衣袖、裙带都似蒙上了袅袅绿色的青烟,在乐曲声中洇散开,如江南动荡的小曲,迷蒙在人们心头。

声乐舞蹈间,只觉皇上的目力若有似无地扫过,我抬眼瞧去,偏巧正与他那双星眸遇见,一时如击石火,似闪电光,我更是窘得脸如火燎般的滚烫起来。田震近况。他轻轻一笑,又同一旁的艺妃低声偶语。我也只作行所无事,自顾自喝着琥珀杯中的桂花酒。

乐声逐步隐去,一身着银色三江潮水云纹衣裳的外子大步走至宴席中心。绮缬用手拍了拍我,道:“姐姐看,像不像那群小太监口中的将军?看来很是风仪翩翩。”

我急忙暗暗点头,用食指悄悄在唇上一放,道:宫门。“你我已是入宫之人,这话可不能恣意乱说。”

绮缬吐了吐舌头,转而又拈了枚青枣吃了。

我猎奇地轻轻抬眸,只瞧见那外子小半个正面,他朝太后深深拜下,道:“侄儿恭祝太后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儿孙发达,大夏无疆。”

居然也是表侄?世上竟有如此巧合之事?我心中不由再度疑虑起来。仔细望去,那外子约七尺高,甚是挺立,有着与我追忆中隐隐堆叠、既是熟识又是目生的侧脸。

太后满脸含笑,眼角的细纹似千瓣菊花般散开,道:楚威后。“煜儿不用多礼,来哀家身边坐。”那外子登上高台,便在太后身边坐下了。

手中的琥珀杯不慎滑落,洒了满身酒水。坐于太后身边的外子不是他人,正是我三年来念念不忘的君煜,假使是三年未始相见,但我心中早已将他描述了千千万万遍。若在千万人之中,只需他一个眼神,我便能将他认出。

心里满是欢欣,他还活着!还活生生地在我的面前!我心中最虚弱,最冰封的角落似流入一股寒流,刹时溶解开了,化作一滴清泪,坠于指尖。

绮缬见我翻了酒杯,神色也不太对劲,连忙关注地问道:学习空少撞脸宋仲基。“姐姐你没事吧?

”我才出现自身很是失态,忙用丝绢擦拭着衣裙道:“让风迷了眼,没事。”

身后伺候着的婼水瞧见君煜亦大吃一惊,旋即又走至我身边,悄悄按住我的肩道:“小姐,您的衣衫湿了,回宫换一套吧。与莎莫的500天。”

远远的,皇上的眼神也飘然至我身上,我手足无措,脑中乱乱的一片空白,也不知是怎样回到了兰熙宫。

我与君煜毕竟是错过了,只晚了短短一个月而已,却已是宫中人与墙别人的天涯天涯的间隔。我亦是喜亦是悲地抱住婼水呜咽地哭泣,泪水划过面颊,沾湿了婼水的衣肩。紫砚瞧见了大是惊愕,忙将屋内的窗子与门纷繁打开。

婼水悄悄抚着我的背,话中亦带着哀悼:“小姐,您千万要沉住气。您仍旧入了宫……”下半句话她再也没有说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用绢子擦拭着哭红了的双眼,婼水道:“小姐,您已进去很久了,再不回去只怕要让人狐疑了。”

我默然颔首,于是婼水与紫砚便急忙替我更了衣,为我重新上了妆,又在眼睑上涂了浓浓的眼妆,才委曲掩住了哭肿了的双眼。

待到再回到宴席时,对比一下全文。绮缬早已等得心焦不堪,见我回来忙扯着我的手道:“姐姐去了永远,妹妹还当出了什么事儿。”

我委曲扯了一抹含笑,道:“我身子不大直爽,在宫里苏息了一会儿。”

绮缬眼里满是关注,道:“那姐姐可要多预防身子,夜里天气凉,可不要被冷风扑着了。”

我一边应许着绮缬,眼神一边向君煜望去,这三年来他亦是幼稚了不少,举手投足间已有出身世家的气势,不似三年前还带着些青涩的稚气。

远远的,他似乎与太后说着什么,神态怡然。隐隐间闻得太后道:“煜儿,你也老大不小了,前些年被战事迟误着,今朝平安回来了,也该想想自个儿的事儿了。皇帝啊,你可要好好帮煜儿挑个好姑娘家,要不是前些年进来替我大夏出征,听说周淑仪。只怕现在早当爹了。”语气中甚是责怪。

皇上赔笑道:“这是天然,既然母后启齿了,儿臣必然替君煜好好留意,择一位贤良貌美的男子。”

君煜才要推脱,太后忙拉着他的手道:“你可别推却,今朝都快二十的人了,你看你皇帝表哥,上个月又纳了十二个宫嫔,你的小事可不要再拖了。”说着便向我这里轻轻指了指。

君煜回头,偶然看了几眼,猝然瞥见了我,足足愣了半响,转而眼中满是惊诧。太后见他看得发愣,道:“如何了?”

他才回过神,道:迪迦奥特曼前传。“侄儿失礼了,大约喝了太多酒,有些不胜酒力。”说着揉了揉额,远远看着我,不再说话。

我倒了杯酒,悄悄呷着,亦是似有似无地望着他,待到两人的眼神交汇时,第三章。他直直地审视着我,五指紧紧地握着酒杯,犹如要将它捏碎一般,眼里满是悲伤,更掺着些许愤激。

默默地望着他,这不是一场期翼中的相聚。

我以为,学习三章。重逢后我们会相拥而泣。

我以为,三年千千万万互相的挂念会化为纯粹的一句“还安好吗?”

我以为,我们还能像以前一般,他病了时,我为他吹凉一碗药;冬地利,他用手的温度温暖我冻红的面颊。

但是,这些以为在这深宫中显得如此苍茫,带着不凿凿际的好笑。此时在他面前的我是如此的难堪,难堪到我都无颜再看他的眼眸。恐怕在他的眼中,我就是那么绝情、浮浅的男子,他一摆脱,我转而又进了宫,做了皇上的妃嫔。

对不起,我再也不是你的薇儿,也没有资历再当你的薇儿。

我难堪地将自身的眼移开,故作镇静地与绮缬絮絮地说着。康敏扮演者。只是从余光中,我仍能觉得到他的双眸在我身上久久停驻,漠但是悲伤。

宴席到了亥时才散,我与众宫嫔各自回了宫,而君煜与众大臣也按着宫里的法例出宫,连一点碰面的机遇也没有。

回到墨韵堂,紫砚、婼水纷繁前来欲抚慰我,而我只将房门关紧,对着格子窗外的穹空繁星,一夜无语。


哈迪斯的宠妃
你看上错花轿嫁对郎演员表
我不知道中国好声音张伟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周淑仪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2-2017 365bet 版权所有

    www.3652.com

    鲁ICP备1403648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