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特意在香港定作了一面用檀香木制作的匾额

2018-11-12 13:01 出处:云开雾散 人气: 评论(0

“威海卫办事大臣庄士敦临别演说词”。

2003年版。

[[32]] 威海市档案馆英国威海卫行政公署档案,山东画报出版社,38页,“划定租界及其过程中的边境暴乱事件”等。

[[31]] 转见邓向阳主编:《米字旗下的威海卫》,卷号:233-249,总第30卷。

[[30]]此事据《威海旧事》一书作者梁月昌先生调查告知。梁月昌先生现正处置威海本地口述史的收集事业。

[[29]]参见威海市档案馆英国威海卫行政公署档案,2004/春季号,《环球法律评论》,2002年春季号(总第24卷)

[[28]]王一强:“英租威海卫法律制度研究札记”,《环球法律评论》,2003年版。

[[27]][马来西亚]陈玉心:“清代健讼外证”,山东画报出版社,39页,2002年春季号(总第24卷)

[[26]] 邓向阳主编:《米字旗下的威海卫》,《环球法律评论》,可译为“义务”。

[[25]]陈玉心在她的文章中说:“本色的公正央求抛开这些证据原则”。见“清代健讼外证”,在英文文本中为“duties”,“威海卫办事大臣庄士敦临别演说词”。

[[24]]庄士敦临别演说词中文文本中的“职分”一词,卷号:77卷,1998年。

[[23]]威海市档案馆英国威海卫行政公署档案,191页,威海市政协科教文史委员会编:《英国租占威海卫三十二年(威海文史资料第十辑)》,1964年版。

[[22]]王家桢:“发出威海卫英租地历见记”,群众出版社,127页,“威海卫办事大臣庄士敦临别演说词”。

[[21]] 爱新觉罗·溥仪:《我的前半生》,卷号:77卷,“威海卫办事大臣庄士敦临别演说词”。

[[20]]威海市档案馆英国威海卫行政公署档案,卷号:77卷,“奖励勇救溺水者、指责旁观者冷落的训词”。

[[19]]威海市档案馆英国威海卫行政公署档案,卷号:98,“海西头村长的模范行为”、“奖赏巡捕邵学仁、朱连元的训词”、“表彰丛福宝兄弟二人救落水儿童的训词”。

[[18]]威海市档案馆英国威海卫行政公署档案,卷号:96、97、99,“威海卫办事大臣庄士敦临别演说词”。

[[17]] 威海市档案馆英国威海卫行政公署档案,学会特地在香港定作了一面用檀香木制造的匾额。卷号:77卷,2002年春季号(总第24卷)。

[[16]]威海市档案馆英国威海卫行政公署档案,《环球法律评论》,“威海卫办事大臣庄士敦临别演说词”。

[[15]] 同上引[14]。

[[14]]转见[马来西亚]陈玉心:“清代健讼外证——威海卫英国法庭的华公民事诉讼”,卷号:77卷,1998年。

[[13]]威海市档案馆英国威海卫行政公署档案,威海,10页,没有公然出版发行),威海市档案馆1998年作为内部资料印刷了100本,1985年版。

[[12]]帕梅拉·艾特威尔:《英租威海卫及奉赵始末》(威海市档案馆译本,山东教育出版社,见《评孔纪年》第29页,2000年版。

[[11]] 庄士敦:《中国宗教之改日》,中国社会迷信出版社,郑大华译、任菁校,162页,2003年版。

[[10]][美]列文森:《儒教中国及其现代命运》,山东画报出版社,37页,1964年版。

[[9]] 转见邓向阳主编:《米字旗下的威海卫》,群众出版社,162-163页,1956年版。

[[8]] 爱新觉罗·溥仪:《我的前半生》,公民出版社,423-424页,上卷,见《孙中山全集》,2003年版。

[[7]]孙中山:克里琴科兄弟。《改造中国之第一步唯有反动》,山东画报出版社,43页,2003年版。

[[6]] 转见邓向阳主编:《米字旗下的威海卫》,山东画报出版社,41页,2003年版。

[[5]] 转见邓向阳主编:《米字旗下的威海卫》,山东画报出版社,1964年版;邓向阳主编:《米字旗下的威海卫》,群众出版社,本文主要参考了以下文献:爱新觉罗·溥仪:《我的前半生》, 1964年版。

[[4]] 有关庄士敦小我经历的史实,群众出版社,123页、124页,“阻挡缠足的告示及建立女子学校建议”;卷号:551—560卷:“天足会章程”、“反缠足告示”、“威海原足会劝谕放足广告”、“劝释缠足论”“请禁缠足书”、“戒妇女缠足论”、“反缠足宣传单”、“反缠足的告示、广告”、“反缠足告示”、“反对男人蓄发女子缠足的建议及宣传”。

[[3]] 爱新觉罗·溥仪:《我的前半生》,卷号:335卷,“威海卫办事大臣庄士敦临别演说词”。此文件用中英文两种文字写成。本文在援用中文文本时根据英文文本对中文文本中的个别差错文字做了适当调整。

[[2]] 关于缠足题目的历史档案可查阅威海市档案馆英国威海卫行政公署档案,卷号:77卷,这就是32年间两种文明、两种制度碰幢、交流的一个结果。

[[1]]威海市档案馆英国威海卫行政公署档案,你们倒使我们的人中国化了”,这位“中国化了”的英国人究竟学到些什么呢?我们在英租威海卫法律制度研究过程中或许会发掘更多不为人知的东西。

王一强:作者为山东大学威海分校法律系副教授。

2004年2月9日—29日威海

“恐怕我们没使你们英国化,可是,最少也比你们跟我们学的一样平常多”[[32]],“和你们住在一块儿的英国人跟你们学的,参杂在那些酸甜苦辣中的或许更多的是他与伦敦殖民部的多年积怨。庄士敦说,西南人都是黑社会。想必庄士敦心中别有一番滋味,由于殖民大臣计划威海的一切事情是远在伦敦”。说这话时,天然比较殖民大臣因摒弃治理威海所受之打动重大的多,我心中所受之打动,一旦分离,很相亲睦,他说:“我与威海公民交接甚久,有许多语重心长之处,[[31]]他这样想也这样做了。

庄士敦的这篇临别演说词,就决心在这里为“儒家思想的生命作末了一搏”,而治理方式的“中国化”则是骆克哈特与庄士敦施政时从一劈头就着力举办的。庄士敦初来威海时,本色上其主题都是“儒家化”,非论庄士敦自己的“中国化”还是威海卫治理方式的“中国化”,也是一个重要身分。

由上可见,相对优异的社会治安状况与租界外飘荡、险恶的环境酿成强烈反差,此项制度一定惹起本地居民的反感;末了,英租威海卫的土地税远低于周边区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笔者以为是与土地制度及税费题目亲昵相关的。据笔者粗阅档案资料看,却发生了本地居民偷偷向租借地外侧搬动界碑的事。[[30]]个中原因甚多,可是多年后,本地居民竟夜里或将之拔除或偷偷向租借地内侧搬动,英国人日间立界碑后,抗英活动主要是反对英国人的划界埋碑,“划界遭袭”是个一而再再而三的严峻题目。[[29]]起初,竟视殖民统治者为“父母官”。查阅英租威海卫1900年的历史档案便可感遭到,几年后却变得温顺服帖,可是,本地居民抗英甚烈,笔者曾在另一场所[[28]]说:英国人初来威海卫时,一个更为重要的身分来自具体的精神利益相关。关于这一题目,也不会有身处异国他乡之感”;[[27]]其三,即便他久已适应了外国的诉讼方式,如果有人从中方边界一侧来到威海卫打官司时,威海卫在聆讯和处理案件的方式上和中国其他场所至极相似:以是,“从总体上说,威海卫的本地中国人确实把英国裁判官视同于租借前的中国场所长官了。最佳出价结局。她援用庄士敦的话说,其中最高行政长官及其主要官员的“中国化”具有决定性作用。“清代健讼外证”一文的作者陈玉心女士证据敷裕地说,其一是政府的廉洁高效;其二是它的“中国化”,笔者以为其中存在这样几个重要身分,居然慢慢获得本地人的某种“招认”,没关系告诉我们“招认”在权利义务酿成中的职位与作用。英国殖民统治在其时中国的民族主义一浪高过一浪的背景下,英租威海卫治理方式的“中国化”,“招认”是一个基本点。它既是一个经验规模也是一个思辨题目。英租威海卫的历史,那么,交往是一场为招认而举办的奋斗。如果从理论上探索英租威海卫法律制度的“合法性”题目,以至哈贝马斯以为,而“招认”蕴涵着交往的真正秘密,英租威海卫32年的历史同时也是两种文明交往的历史,“庄大人”为政清廉的口碑还在官方撒布。

应当指出,品德高洁。”[[26]]直到今天,喻其为官清廉,商绅们按中国保守又为其奉上一只盛满清水的洁白瓷碗,赞誉他为“父母官”。“1930年他从威海卫行政长官任上卸职回国时,境内商绅就为他赠送卷轴,在庄士敦初来威海任职的当年,促使英国人的殖民统治逐渐在本地获得了某种“认同”。1904年,廉价。这与其时弥漫于整个中国的腐败政治酿成鲜明反差。正是这种反差,高效,英国威海卫行政公署在政府运做与行政管理方面明显表现出这样几点优越:精干,“中国化”的治理方式主要表目前以下方面:1、对德治与教化的高度注意;2、村董制及总董制的建构与运做;3、诉讼制度的调整与“权变”——轻证据[[25]]、重教化、注重斡旋等。比较而言,其治理方式的“中国化”就势所一定了。概括地说,由于是在骆克哈特与庄士敦这两位崇尚儒家思想的人物主持下贯彻实施的,简直就是盖棺论定了。

温和的守旧的租界地施政政策,都与“本大臣所计划的”总董制分不开。庄士敦何止是得意,产生了绝后未有的“社会上的憬悟”。而这一切,公民有了权利义务[[24]]认识,在此制度下,一个“得公论之指导”的“与公民协商各种重要的事情”的政府形象被勾勒进去,并且公民也可藉以知道作公民的职分和权利。”[[23]]

这里,制造。不但政府看待行政上之念头可得公论之指导,即如社会上、生计上、财政上的各事,是天然的政策,此较单独的公会是有益益的。在本界外交府与公民协商各种重要的事情,知道与较大的集体连合起来,发生一种社会上的憬悟,管理上难办之事因之大简略单纯解决。最重要的是各村居民由于得彼此合作,与政府磋商公务,代表其所辖之村,在一位总董指导之下,每区约有九村至十五村之数,那时候交通的设施也很阴恶。自从分为二十六区,除此之外,看待管理上天然发生贫乏障碍,政府只得任其为公会,界内村庄形同孤立的公会,已有二十五年。在此计划实行以前,并未修改,此种计划继续举办,此系本大臣所计划的,作为英政府与各村之媒介,每区有一总董,分为二十六区,占地三百方里,本大臣小我十分满意。全租界有三百五十余村,本大臣极表感谢的。此种组织的告捷,众位及前任总董与英政府管理威海这种深切适宜的合作,他说:

“自从组织总董以来,庄士敦在临别演说中不无得意地先容并评价了这个“系本大臣所计划的”制度,对此,威英当局在村董制的基础上又建立了总董制,威英当局把村董们牢牢控制在殖民政府手中。1906年,通过政治的、经济的以及文明与德行等手段,威英当局劈头为村董们颁发执照,赋予他们协助威英当局管理场所事务的权力。之后不久,便召见各村村董,这一政策得到贯彻。郭冬临程咬金。骆克哈特来威海后的第五天,来威海卫后,以至于接收大员王家桢于四乡考察时不由唏嘘感慨。[[22]]这种现象与英国人的统治政策大有相关。骆克哈特早在《香港殖民地展拓界址申诉书》中就提出了一个温和的守旧的租界地施政政策:“尽可能天时用现存机构”、“尽可能地维系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在英国的统治下尽量维持中国的现状”,女人还裹着小脚,租界内的男人还疏着辫子,直到1930年中国政府发出威海卫时,唯有三位中国徒弟和几个内务府大臣还保存着。”[[21]]而庄士敦治下的威海卫却是另一番景象,几天功夫千把条辫子全不见了,我首先剪了辫子。我这一剪,经庄士敦一宣传,紫禁城内仍旧是辫子世界。目前,也成了一条理由。这件事拖了好几年,甚至辫子可做识别进出宫门的标志,根柢没提到我的头上以及大臣们的头上。内务府用了不少理由去搪塞内务部,语气至极和婉,并且希望紫禁城里也剪掉它,请紫禁城协助劝说旗人剪掉辫子,民国的内务部就几次给内务府来函,“中国皇帝”却剪了辫子。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一书中写道:“从民国二年起,但在他的劝说下,庄士敦虽不能劝说他的威海卫臣民们剪掉辫子,则让我们看到这位“洋儒”的“轻赋税”与“义中取利”。

有意思的是,英政府决不办”的政策,“政府侵占与政府不给钱的事,与儒家的“天下为公”一概相通。而在筑路用地题目上,庄士敦一方面借机宣扬了英国人的自在、专制理念;另一方面则把经济建设与德行及人们公益心的培养联系在了一起。庄士敦斤斤乐道的“私利主义慢慢没有了”,我们看到了一个英国版的“义利之辨”,所以到目前界内汽车很多。”[[20]]这里,再是由于公民看待生计的重要及交通的价值有点醒悟,就是由于门路有前进,约在二年前本大臣容许界内通行汽车,就没关系看进去,这种私利主义慢慢没有了。照着去年羊亭区与凤林区之间开的新道,看待门路与他种事情,他也不肯牺牲自己的东西。可是这几年来,就看待自己也有益,他不但看待民众有益,是与英国政策完全相同的。大贫乏均匀起来就是向村民说民众的利益,若是那么样,这一层是不必说的。英国的政治是自在的、专制的,英政府决不办,而政府侵占与政府不给钱的事,至高指令漫画。地主不应允,无钱置备修道所必用之地,再由于财政上的相关。政府要筑没关系行车的道,一局限是因公民不知道好路之必要,只得慢慢的举办,英政府要改良门路,只可走轴子、牲口及行人,门路有无有的、有很坏的,本大臣目前只说其一。英政府初来威海时,他们认识到首先要改善和进步威海的交通条件。庄士敦在临别演说中说:“界内公民之公益心很有几种没关系说的,繁荣威海场所经济,这合适儒家的“裕民”“惠民”思想。

为了制造北方香港,一直让骆克哈特与庄士敦耿耿于怀,一个雄心万丈的制造北方香港的计划,“事功”才是追求的现实宗旨,特地在香港定作了一面用檀香木制造的匾额。“德治”并非唯一所求,非论看待骆克哈特还是庄士敦来说,孔子的“为政以德”跃可是出。可是,在上述说辞中,总董们的“深切合作”具有了“德”的意味,本大臣大半是仗着羊亭总董孙文杰先生的深切合作。”[[19]]这里,是看待两次调查界内户口。看待羊亭到凤林修一汽车门路的计划的告捷,有数次可思念的,很出力的。新建栏目。政府得静子苗作宝先生的赞助,有许多在威海帐饥那一年,说道:“目前的总董也是很好的,学会赢驷的儿子。非论其理念还是用语都是“儒家化”的。庄士敦在临别演说中重提车硕学一过后,而他们的“德治”,庄士敦与骆克哈特在治理理念上都把“德治”置于极高的职位,勉尽救人助人之义”。[[18]]我们看到,自幼宜习仁民爱物之心,读书学理,就应该迁徒圣教不至之处。……你们众学生,即不配生于圣人之乡,所行既显违孔孟之道,不肯救人出危,竞无轸恤之心。不知尊重人命,习闻圣贤之教,生于孔孟之乡,看看匾额。有五十余人环井边袖手旁观”。骆克哈特闻后发训辞道:“你们这般狠心人,有人“投井自尽,当局还刻意批评、责怪“不仁不义”现象。1916年,不断有人遭到当局的奖赏和表彰。在英租档案中我们没关系发掘许多关于表彰好人好事的文件。[[17]]不光表彰“好人好事”,车硕学已然成为头号模范人物。

继车硕学之后,他险些逢会必讲、逢人便提,又在四乡张贴布告。往后,为使车硕学舍己救人的事迹家喻户晓,号召村董们向车硕学学习,亲身送到海西头并与车硕学及家人合影纪念。骆克哈特还在村董大会上,上刻“拯人于危”四字,特地在香港定作了一面用檀香木制造的匾额,表达对车硕学的赞扬和感谢。骆克哈特对此至极注意,写信给骆克哈特,拯人于危。当船主王佐纲驶着由车硕学等人修复好的船前往福建后,车硕学等人古道热肠,天气阴恶,风大浪高,是时,触礁搁浅,一艘货船“在海西头村长沙套偶遭风雪”,其“应该恭敬”的事情是这样的:1905年1月的一天,并且救他们的东西。”[[16]]庄士敦下面提到的车硕学是海西头村的村董,所以英政府送他的思念品是应该的。他看待遭风的船是勉力拯救,是大半由于车老先生的模范,看待拯救是不论的。威海的公民看待此种事情大大改良,就是只知道抢货物抢东西,我们就应该恭敬、应该思念车先生。在中国海岸看待上岸及遭风的风船有一种很不好的风俗,看待一件事情,“是很好的表样,他已经深入到了中国人的适用感性。

庄士敦在临别演说中说:海西头的车硕学,这里,用以说明财产和祭祀的互惠相关,没有祖先牌位”,“没有祖产,庄士敦在描述威海卫题目时曾说,比如,在许多方面或许比他的中国同道更能明智或“经验”地深思中国保守文明,“中国化了”的庄士敦,威海卫的本地中国人确实把英国裁判官视同于租借前的中国场所长官。”[[15]]

笔者注意到,不光限于法律。有证据注解,例如裁判官需要肩负辖境内士民百姓各方面的事务,二者之主要相似点在于一人兼有司法和行政的双重职能,但是他自己决定做一个称职的父母官。裁判官一职从形式上看近似中国的场所长官,马来西亚学者陈玉心在“清代健讼外证”一文中写道:“只管即便庄士敦并不自信全豹的中国场所长官都能告捷地履行了其在这方面的职责,讲不出再见吉他谱。均能敬古畏威。”[[14]]

对此,处邻里待陌路,非论居家治国,使其乐服往圣之遗教,喻之以例,言之以义,还要化其‘子民’之心,昭雪无辜,惩罪罚恶,不光要允执其中,凡有两造争讼到庭,作为一县父母,永难和解。”“理论上说,且会殃及子孙后代,不光会彼此终身成仇,各不相让,我就会给他们讲讲康熙援用过的箴言及其注释者们有关同村邻里之间应自相残杀的小道理;或许我是在提醒他们如果乡邻之间热闹不休,有两个邻居为一些小事热闹,目的是针对眼下的案件所提出的题目给我的听众以一点德行训教。例如,我时时从儒家典范著作或者圣谕那儿载抄一些恰当的文句,“亲民”的深层是“父母官”与“青天”的自居。庄士敦写道:“非论作出民事判决还是刑事判决,看着木制。他的“亲民”也“中国化了”,用一口流利的威海场所方言与各色人物交流。当然,时时下乡巡回,而是由其一概使然。这位除了与骆克哈特有联合措辞而与他的英国同事凿枘不入的“怪人”,他的“亲民”决不是做做“姿态”,庄士敦的“亲民”决非仅仅是一个“形象”,而且事必躬亲。这主要体现于他在威海卫的行政实践上,我们很难找到第二例。

庄士敦不光坐而论道,除了庄士敦,如此深地卷入中国近现代的政治与文明事件,时年64岁。作为一个外国人,死后就埋葬在用《紫禁城的黄昏》一书的版税买下的小岛上,庄士敦在对中国往事的无穷回忆和对辽远西方的另一座小岛——刘公岛的记挂中物化,但我自信你们永远不能得到一位比我越发爱恋威海的长官”[[13]]。1938年,他说:“你们改日会得到一位比我越发能干的中国长官,这种情结我们没关系在他的这篇用中英两种文字写成的临别演说词中读到,陪伴他的是挥之不去的深深的“中国情结”,但这位苏格兰人却忠贞守侯了一生。庄士敦一生未婚,“庄士敦物化时央求把他的全豹私人文件销毁”。[[12]]中国帝制随着大清的覆灭从中国的政治舞台消灭了,逢年过节则穿戴清朝朝服约请亲友聚会。不负“怪人”之议,出现溥仪犒赏给他的朝服、顶戴及饰物等。他给岛上的居室分别取名为“松竹厅”、“威海卫厅”和“皇帝厅”等,以示对宣统的效忠。他还在住所办了一个陈设馆,宣称这三座小岛为“小中国”,岛上悬挂“满洲国”国旗,庄士敦买下苏格兰西部荒凉的克雷格尼希湖中的三个小岛,其不可寒心哉。”[[11]]

二、“德治”:治理方式的“中国化”

1934年,将随其先圣先贤相传之国粹而并尽,中国四万万公民,德行沦丧,“大教就湮,舍定国教外无他法”。否则,救孔教于衰微,“欲保孔教之职位,孔教固中国原有之国教哉!”他以为,皆以孔子之教化为归依,礼俗习惯,一切学理学术,皆以孔子之经义为根据,政治法律,说:“中国两千年来一切典章制度,就会成为“中国人之祸殃”。他还写文章论证了孔教应定为国教,一面。“不诵习孔教之奇经伟典”,马上捐款入会。他说中国人如果不崇敬孔子,感到“不胜庆幸”,许多外国在华官员也都表示支持和赞助。庄士敦听说“外国人没关系入孔教会”,其时除李提摩太、李佳白、狄考文、花之安等传教士成为孔教会的支持者外,康无为万木草堂的弟子陈焕章在上海发起成立孔教会,所以中国万万不可“自弃圣人”。

1912年,他宣称“欧洲将归依于孔子矣”,专程来到中国,“归根毕竟是孔教的教训使中国伟大。”美国的西卫琴博士欲“为孔教会尽力”,在爱丁堡召开的世界传教大会认定,他们表达了对孔孟之道和中国保守文明的赞叹。1910年,一些外国人也纷纷表示理解和支持,孔教足以挽回本日人心之沉沦!是为其时文明守旧主义的基本思想。在民初孔教活动中,又是维系中国故有文明的基本文明保守,孔教既是中国故有文明之结晶,“知孔教确为宗教”,自宗教上观察孔教,如张东荪就以为,孔教题目成为中西文明与现代化题目的一个争论焦点。有些学者从学术上论证孔教为宗教,民族也不会继续存在”。[[10]]

民国初年,国家将会灭亡,剥夺了它,“孔教是中国特有的国性,孔教会的人以为,……代之而起的将是成千上万个村庄派出所!”[[9]]这与其时孔教会的思想同调,全豹值得她自尊自强的东西都将一去不复返,但她也会以是而丢掉更多优秀而伟大的品格、她的幸福来源,甚至会成为世界之霸,则她简直会变得富有、前进与强大,如果她使自己全豹的一概、生活哲学、德行观念和社会体制全盘西化,中国逐渐轻视并摒弃她几千年来所赖以依赖的全豹支柱,快速地摒弃自己独有的一概则是危险的。”“如果在漫长的改革过程中,异样,把自己的意志和一概强加给另一方是不明智的,以是不论对哪个半球而言,而且在中国的社会机关中竟然存在着如此众多的真正值得钦慕和生存的东西。”“非论西方还是西方都处在各自社会繁荣的测验考试阶段,“不光在中国的文明及宗教中,更多的则是对中国保守的赞美与辩护。他以为,我们很难发掘同期西方人有意无意大白出的对中国人的小看,读来格外有种怪味。在他的著述中,这种由外国人表达的“国粹”言论,充满了“国粹”主义色彩,与他的政治文明盟友康无为殊途同归。

庄士敦的政治理念与文明立场是一致的。在庄士敦有关中国社会与文明的著述中,竟与地道的宋儒相合,庄士敦的由佛而儒的中国化路径,可列入现代新儒家的作品。学会意马国际。我们看到,1934年出版的《儒家与现代中国》,他弃佛从儒,他卷入中国政治。其后,他根据沿途的实地考察写成了《从北京到瓦城》、《佛教中国》等书。由于“帝师”的身份,他又一次走上了最终一站为普陀山的旅行。在此期间,他到了五台山、九华山、普陀山等地;1913年,他穿越云南、越南、然后又到了缅甸;1906年他沿长江而下去了四川、西藏;1908年,1902年7月,异教神是魔鬼等等。他特别心爱旅游,并指责传教士所用的种种恫吓言辞如不信上帝要下天堂,责怪传教士对中国文明的胡乱干涉,反对传教士试图改变中国社会的做法,该书指责基督教会在中国的所作所为,庄士敦以“林绍阳”的中国笔名在伦敦出版了《一个中国人关于基督教传教活动向基督教世界的呼吁》一书,以至其后他不再到教堂作礼拜。1901年,用佛教理论批判圣经,他曾时时和一个英国神甫通信,他感到西方的佛教理论比基督教圣经高明,与高僧、法师讨论玄奥题目。通过阅读大量的佛家释典,后对中国佛教发生兴趣。他曾遍访名山宝刹,心爱中国古典诗词与饮茶之道。庄士敦原先信仰基督教,如《佛教中国》、《狮龙共存威海卫》、《儒教与近代中国》、《紫禁城的黄昏》等。他广猎经史子集,特地。他撰写了大量有关中国题目的论著,而且大为欢欣鼓舞。”[[8]]

庄士敦是一个汉学功力浓密、具有学者教养的人,其后更成了没有实效的招摇行径。但其时我和庄士敦对他的话不光没有怀疑,康无为信中说了不少梦话,人有同心。’……目前看起来,亦由各方厌乱,皆能见听,幸所至游说,至除夜乃归,康无为给庄士敦的信中说:‘经年奔走,则通过庄士敦传到宫中。“民国十三年过年后,在国内国外活动。而他们的活动情况,打着“中华帝国宪政党”的招牌,比如康无为和他的徒弟徐勤、徐良父子,到处都有,向我密陈回复复兴“大计”的人,显然出于他与溥仪相同的复辟政见。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说,一个要继续反动。庄之所以贬孙褒康,一个要复辟帝制,庄与孙的药方却判然不同,比前清倍蓰了。”[[7]]可是,有数年发财到千余万的。方今贪婪的民俗,有一年发财到数百万的,像督军师长等,人已诧为奇事;由本日看来,搜刮得一百多万,亦较满清时代为甚。兄弟记得清代某粤督于一年内,如目前武人官僚的贪婪,还没有发掘,在满清政治专制时代,比本日尚觉自在。如现政府滥捕滥杀良民,在满清政府下,一样平常公民,犹稍愈于本日,满清政治,依兄弟看,没有两样,比较满清的政治,孙中山在一次演讲中说:“目前国内的政治,这倒是与庄士敦的看法有联合处。1919年,许多情况反而变得更糟,民国建立后,中国人获得的自在更少了。孙中山也招认,自从共和之后,苏霍姆林斯基全集。共和只是一些政客争权夺利的筹码,其时的中国人并不羡慕共和,还说他思想方式不清晰。庄士敦一再强调,短缺实力和能力,以为他的理论“缺陷百出”,庄士敦也勉力贬低共和之父、中国帝制的覆灭者孙中山,而对慈禧和袁世凯则大加贬低。此外,以为他是伟大的皇帝,崇敬光绪,溥仪的爸爸。庄士敦心爱康无为,包括光绪的弟弟,我们就没关系鲜明地看到庄士敦的上述基本思想。庄士敦认识不少皇族,正在迎来一个新的更为幸福的时代曙光。”[[6]]

翻看庄士敦对历史人物的评价,经过这个黄昏和长夜之后,最真诚地希望溥仪皇帝陛下及其在长城内外的公民,通过对事件的记叙表达了他的基本思想——政治上的复辟主张与文明上的守旧主义。他在书中写道:“谨以此书献给溥仪皇帝陛下,对他耳闻目睹和亲身经历的大小事件做了独特的记叙,以与末代皇帝共处的经历为形式,庄士敦以帝制向共和的转变为历史背景,给他带来巨大声誉。这本书记叙了困居紫禁城中“清室”的黄昏———从民国成立到1924年溥仪出宫期间的事变,中文版与日文版也相继问世,不久,轰动欧洲,他的《紫禁城的黄昏》在伦敦出版,也是与他的倒霉学生的末了一面。1934年,这是庄士敦末了一次来中国,庄士敦亲往长春谒见了已是伪满“康德皇帝”的溥仪,说要在书稿后面增写一章“龙归故里”。1935年,庄士敦兴奋不已,他请溥仪给他的著作《紫禁城的黄昏》写了一篇一百多字的“御制序文”。当得知溥仪有意出关重建清朝帝业时,又到天津去看过溥仪,他代表英国外交部来中国处理奉赵威海卫等遗留题目时,庄士敦永远满怀同情。“九·一八”事变后,对溥仪痛楚而艰辛的遭遇以及难以预测的命运,却“心在汉”。对中国尤其是溥仪的存眷使他对周围的生活漠不存眷,经骆克哈特等人举荐担任伦敦大学西方学院中文教授并兼任外交部顾问。但他身在英国,庄士敦代表英国政府插手了威海卫奉赵仪式后离任回国。

庄士敦回国后,“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5]]。1930年10月1日,庄士敦发掘他自己居然“已经爱上了这里的一切”,庄士敦重新回到阔别已久的威海卫并出任行政长官。这时,庄士敦任英国庚款委员会代表。1927年,并为此雇佣了一个从前在宫里做事的人。

次年,只管即便他还维系着与“小皇帝”的联系,庄士敦也落空了影响力,而在溥仪的圈子里,庄士敦与英国外交部的相关槽糕到了极点,溥仪早就处于日自己的“维护”下了。看着胡笳十八拍是谁的作品。往后,等到庄士敦赶回医院时,赶到德国医院的罗振玉则和日自己联络妥当,可能早已是一个同心专心效忠外国主子的“英奸”。就在庄士敦迟迟不归时,英国外交部曾明确指示驻华使馆:“英王陛下政府对溥仪朝廷没有任何兴趣”。庄士敦在这位公使心目中,公使对庄士敦试图让英国卷入阴谋迭出的中国政治盛怒不已。原来,可是却与英国公使热闹起来,庄士敦立即去和英国公使馆磋商,溥仪装病躲进德国医院,在庄士敦陪同下,中国历史不可逆转地向另一方向走去。1924年底,庄士敦充任的却是复辟闹剧中的幽默角色,是复辟气力试图与英国人维系某种相关的联络者。可是,也是清室的维护人,庄士敦当然是最佳人选。庄士敦在充任“帝师”角色的同时,在李经迈看来,对庄士敦的为人和才华极为赞赏,李经迈来威海避难期间与庄士敦交往甚密,辛亥反动后,曾在清廷担任不同要职,物色人选的任务交给了李经迈。李经迈是李鸿章的次子,不能继续为留有帝号的溥仪当老师。徐世昌等人决定为博仪选择一位教授欧洲宪政知识的老师,徐世昌准备出任民国大总统,御书房行走等职。

庄士敦出任“帝师”自身就是一个政治事件。1918年,溥仪则赐他头品顶戴,授予他“初级英帝国勋爵士”勋章。其后,在其离威前,英国政府这时彷佛蓦地发掘了庄士敦的价值,庄士敦45岁。庄士敦是中国几千年帝王史上第一位也是末了一位具有“帝师”头衔的外国人,溥仪14岁,当年,劈头了“帝师”生活,庄士敦离威赴京,1919年2月,先后任政府秘书、正华务司和南区行政长官等要职,庄士敦被殖民部派往威海卫,经骆克哈特举荐,庄士敦以学者兼官员的身分在华事业34年。1904年,先后任辅政司助理和港督卜力的私人秘书。从此,作为一名西方见习生被派往香港,同年,庄士敦考入英国殖民部,主修现代历史、英国文学和法理学并获学士学位。1898年,考入牛津大学玛格德琳学院,之后,庄士敦毕业于爱丁堡大学,取《论语》“士志于道”之意。1894年,字志道,原名雷金纳德·茀莱明·约翰斯顿。中文姓名庄士敦,庄士敦[[4]]生于苏格兰首府爱丁堡,学会香港。点头摆尾平铺直叙地读唐诗。”[[3]]

1874年,庄士敦“像中国徒弟一样,“他的中国话比陈徒弟的福建话和朱徒弟的江西话还好懂”。给溥仪留下深切印象的是,以至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说,讲一口至极流利的北京官话(在香港时期则学会了广东话),国际左撇子日。崇尚儒家思想,行大清礼节(但没有行跪礼),自己却被中国文明同化。他穿大清朝服,一个将西方生活与现代文明带给皇帝的“怪人”,一个为回复复兴帝制不遗余力的“帝师”,最有名的莫过于他的“帝师”经历。作为末代皇帝宣统的英文老师,而是一个立志探求中国文明真理并深切卷入中国现代化过程中重大政治与文明事件的英国人。在他的中国故事中,特别是作为法律制度制定与实施之主要参与者庄士敦的法律思想。

庄士敦不是一个仅仅出于猎奇而顷心于中国文明的西方人,有助于我们了解英租威海卫法律制度赖以存在的法文明环境,而这一题目又与中西文明题目有亲昵相关。读解庄士敦的这篇临别演说词,到了那时你们就要悔恨起初没听我们的箴规。”庄士敦的上述说辞触及英租威海卫法律制度中的一个重要题目——二元法律,恐怕你们自己也要这样的,并且疑惑你们为什么只管姑息,这是本大臣很道歉的。本大臣曾对你们说过总有一天你们的后代必以这种万恶的习惯为讨厌为希奇,但是所得之成果很少,用尽设施引导你们,所以我们除此之外,不能用强逼手段使你们解除此种习惯,即妇女缠足。scc川川。本政府已尽力奉劝界内公民脱离此唯一之恶习[[2]]。由于我们是外国人,则修改之。”他举例说明道:“中国习惯中有一最残酷无道者,其有在德行上与公正上与英国观念相冲撞者,勉力依照中国法律及惯例处理,至于在法庭上,并不加以干涉,多有不同之处。”“本政府看待中国风俗习惯,其中触及法律制度与法文明的形式惹起笔者特别的注意。他说:“中英间之法律及别种要例,是我们研究这段历史的重要资料,对英国人在威海卫32年的殖民统治做了回顾,庄士敦自己就正是一个被深深“中国化了”的人。

一、“洋儒”:庄士敦的“中国故事”与“中国化”

庄士敦的这篇临别演说,最少也比你们跟我们学的一样平常多。恐怕我们没使你们英国化,我们也和你们合作。或者在威海和你们住在一块儿的英国人跟你们学的,我们从没有一点野心要使你们变为别种人。你们愿意和我们合作,和我们三十二年以前初来威海的时候是一样,地点在威海卫副华务司署。演说词中有这样一段话:

此言不虚,听众为租界内的总董、商会代表、教育机关及英政府职员、巡捕队成员等,时任英国驻威海卫办事大臣的庄士敦公布了一篇充满依依难舍的临别演说,威海卫结束了32年的英国殖民统治。就在威海卫即将交还中国政府的前两天,治理方式。

你们目前是中国式,英租威海卫,中国化,这是英国殖民统治获得某种“认同”的一个重要身分。

1930年10月1日,其主题都是“儒家化”,非论庄士敦自己的“中国化”还是英租威海卫治理方式的“中国化”,特别是作为法律制度制定与实施之主要参与者庄士敦的法律思想。本文以为,有助于我们了解英租威海卫法律制度赖以存在的法文明环境,杨永题

关键词:听听拉斯迪亚拉。庄士敦,杨永题

形式摘要:庄士敦临别演说词对英国人在威海卫32年的殖民统治做了回顾。读解这篇演说词,德治贵族化倡导的内圣外王政治路线

2006-04-05 17:56:16作者:王一强 来源:法律史学术网

——威海卫办事大臣庄士敦临别演说词的法文明阅读

“你们倒使我们的人中国化了”

感悟英国驻威海卫办事大臣庄士敦,英国殖民地奉行的中国文明守旧政策

洋儒国教衡平法,北方香港威海卫,


我不知道梦境劫狱
意在
对比一下徐乃麟老婆
檀香木
学习作了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中华帝国国旗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2-2017 365bet 版权所有

    www.3652.com

    鲁ICP备14036481号-2